November 6, 2017

July 24, 2017

July 11, 2017

Please reload

Recent Posts

音樂與運動 1.0

July 9, 2017

1/1
Please reload

Featured Posts

音樂與運動 1.2

July 24, 2017

 

 

運動除講求耐力之外,亦講求彈性(Flexibility)。彈性在音樂上亦是重要的一環。特別在浪漫、現代及當代作品中,作曲家都要求表演者在一首樂曲中表達不同的情感、故事等。例子有頼內克的長笛奏鳴曲-水妖(Reinecke: Undine Sonata),它是由一部十九世紀的文學作品啟發而寫的。故事敘述一個凡人男子和水精靈的愛情故事。由相遇、相知丶相愛到恨,情感的表達必須很豐富!又或者在吹奏莫扎特的長笛協奏曲,每一個音無高低強弱都必須清楚地表達。這些都需要Flexibility!

 

這就像一個三項鐵人競賽的選手,在每一個項目中都必需揮灑自如地施展渾身解數。要做到就必須清楚在甚麼時候使用及怎麼樣使用哪一組肌肉。在長笛來說都一樣,當長笛手吹奏時,我們亦要知道我們怎麼運用自己的身體來表達屬於我們自己的音樂。

 

其實這樣不是知易行難的。只要我們練習方法是正確的,那便會事半功倍。而我們亦應該化整為零,將音色(tone)、吐音(Articulation)、顫音(Vibrato)和音階(Scales and Arpeggios)分開練習。

 

而最需要Flexibilty的就莫過於我們的嘴型(Embouchure)了。美國長笛學派之父William Kincaid的學生Robert Cole在第一堂課Kincaid便曾經嘗試將Robert吹長笛位置從不在正中間改成正中間,但第二堂課便發現Robert反而不能控制自如。Robert引述Kincaid在許多年後對別人在詢問他正確Embouchure的時候,他請Robert為他們演奏,然後説:"whatever works."

 

當然我們有一套大部分人都能夠吹奏得好的理想Embouchure。但每個人的身體結構都不同,所以耳朵和錄音機是我們最好的老師。多聽自己的錄音(因爲長笛的聲音是向前傳送,但我們耳朵在長笛後方,所以錄音會聽到真正聽眾聽到的音質。),可以知道我們所練習的是否得到我們想要的效果。

 

坊間有很多訓練音色跟Embouchure的書,最廣為人知的莫過於Marcel Moyse的De la sonorité,還有Trevor Wye的Practice Book for the flute和Philippe Bernold的La Technique d'Embouchure。值得留意的是在英文中,我們用Embouchure來說嘴型,而Embouchure是法文的mouth。可見法國學派對整個長笛界的地位。

 

如何提高Embouchure的Flexibilty呢?請留意練習有法:Embouchure!

 

IN A NUTSHELL: 彈性對長笛手來說十分重要。特別是表達樂曲中不同的情感,亦好比運動員在場上揮灑自如的動作。而嘴型的Flexibilty是十分重要的,應多加練習!

Share on Facebook
Share on Twitter
Please reload

Follow Us
Please reload

Search By Tags
Please reload

Archive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

Hong Kong | alecxchung@gmail.com | +852 94006788

  • Facebook - Black Circle
  • Instagram - Black Circle
  • YouTube - Black Circle